哥哥长腿一米八

流水一般的文章,咸鱼一样的我

华武小段子

#新人入教
#小学生文笔

①还钱
        “冤有头,债有主。”年轻道长冷冷地看着前面吊儿郎当的少侠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几张欠条你想什么时候兑现?!”
        走在前头颇为潇洒的身影一僵,机械式地转头,原本叼在嘴里的草掉落在地上与土黄的道路显得格格不入。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,道长你这么超凡脱俗,老说钱钱钱这么入世的话多不好。”少侠带着一脸讨好的笑看着年轻道长已经浮现井字符的脸,却仍然不自知的辩解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不是常说什么出家人要慈悲为怀吗?你行行好再宽容些日子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是少林!你已经欠了三年了!兕!望!月!*给劳资滚!”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的和尚莫名打了个喷嚏,赶紧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,余光瞥见天上一道白光划过,心里纳闷,这白天也有流星了?贫僧是不是该许个愿?

②上床
        “砰!”
        年轻道长收回脚,面无表情地看着被他踹下床的少侠,少侠揉揉脑袋,弹起来委屈地说:“媳妇,你踢我干嘛?你看摔得我头疼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他刚刚明明踢的是腰。
        看那人俊朗的脸面露委屈之色,似是受了极大的冤枉,年轻道长心里突然有了极大的罪恶感,却还是说道:“呵,没还钱还想上床,今晚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脚腕被人抓住,力气之大速度之快竟让人反应不过来,倒进那人厚实的怀里,抬头对上那双带着狡黠却满是笑意的眼,一时红了俊逸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少侠亲了亲道长红透了的耳垂,在他耳边用诱惑力极大的磁性嗓音说:“那我们就不在床上做咯~”
       “成、成何体统!放开!”
       “道长,怎么不念清心咒了?”
       “啧,轻、轻点。”

③事后小剧场
        “小道长~钱重要还是我重要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。”(小声)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大点声?”(没听清)
        “哼,当然是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**,来,起来别睡了,再来一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!啊哈~”难耐地推了推身上的人,“给我回床上!”

④真•事后
        窗外的柳枝与微风缠绵,如绵绵的情意纠缠不清,一边的河水平静无波,映着天空的圆月明晃晃。
        少侠在熟睡的道长额头轻轻落下一吻,怀里的人褪去一身冷清,只剩下安逸。
        少侠心里暗笑,我的傻道长也不想想,身为华山新一派弟子中佼佼者的人,听力怎么会差?
        “晚安,我可爱的小道长。”
       

⑴兕望月:武当技能。

【天琊剑x合欢铃】此去艰险,小心

*琊欢慎入!
*天琊队长入关卡语音有感 
*小学生文笔

        合欢铃和天琊剑出发前,好友们都给予了他们很多祝福。无一例外都是激励他们向前的话,合欢一一回应,就连高冷的天琊都有点头致谢。
        收拾好一切,将要踏上行程那会儿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合欢。”天琊清冷的声音毫无波澜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啦?”合欢脚步一顿,转身仰头询问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高大的身影挺拔如松,向来淡漠的眸子突然闪过一丝什么,他启唇说道:
        “此去艰险,小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合欢在那一瞬间,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眶涌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许是太久的孤独,太久的寂寞,也许是实力足以自保,自碧瑶走后便很少有人对她说过“小心”二字,少到自己都快忘了这两个字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是什么时候,久到连声音都模糊,却仍记得那人说的那句话:
         “撩人的话有太多,真正扣人心弦的只有一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合欢转过头去,目视前方,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其实这个天冷送衣梗的白膑产物是和友人 @昭闵 的py交易,万恶的ykq,真是可恶啊。这篇白膑短篇,是在25号晚应该是26凌晨给憋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时间仓促,也没有认真的后面检查语句修饰,毕竟错字受,在深夜被窝码文在所难免,还望见谅,瑕疵甚多,实在抱歉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为什么是在广州,并且是大冷天。主要是因为我被广州这个急冻的天气冷的想打人(真的好冷),设定住在民宿也是因为看了综艺节目因此对民宿充满了好奇感。(啊,当然出差边旅游也是为了瞎掰)
        幼儿园文笔还请多多见谅,新人第一次投稿希望大家能给多点意见,谢谢大家!